• <nav id="1fdkx"></nav>
    <code id="1fdkx"></code>
    <code id="1fdkx"><nobr id="1fdkx"></nobr></code>

    <code id="1fdkx"></code>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警營文化 > 警察文化

      【憶崢嶸歲月】徐本盛:雖雙鬢花白,依舊激情滿懷

      徐本盛,1932年7月出生,玉環市坎門街道人。1951年2月參加公安工作,1961年9月入黨,歷任坎門派出所所長、治安股股長、城關派出所指導員等職。退休后,徐本盛被聘為坎門街道關工委副主任、坎門禁毒陽光會所副主任,為禁毒工作傾注心血。

      曾經,他意氣風發、追逃無數、屢破大案;如今,雖雙鬢花白,但依然滿懷激情,堅守禁毒一線……在他家的抽屜里,裝滿了大大小小的獎狀和身著共和國幾代警服的照片,勾勒出了一位老警察的平凡而光榮的從警生涯。

      學習,改變了我的一生

      回首往事,徐本盛充滿感慨:“學習,改變了我的一生”。

      由于家庭困難,徐本盛只上了3年小學就輟學了,在鮮迭打零工、修補漁網貼補家用。1950年,他報名參加玉環縣第一期青訓班學習。畢業后,他被分派至縣委工作隊工作,1951年1月調至玉環縣公安局。

      “剛參加工作時,我字都不會寫。”當時,只有18歲的徐本盛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短板,他如饑似渴地學習文化知識,一有空閑就練字、看書,努力提高自己。在少年時期埋下的熱愛學習、熱愛思考的種子,讓他一生都受益無窮。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,徐本盛不但能獨立寫材料、做報表、制作批捕文書,后來有段時間還被調至陳嶼區教育辦公室擔任主任,負責材料工作。

      徐本盛任城關派出所指導員期間,有機會到省公安廳警校學習。在那兒,他學習了毛澤東思想,深入研究了《實踐論》的哲學思想,大受啟發。他將“實踐論”當成自己的工作指南和信條:“其實公安工作就是根據實際辦事,擊破個個困難,直到勝利。”
      這樣的信念一直貫穿徐本盛的從警生涯,無論是偵查破案還是救助群眾,他總會保持昂揚的銳氣,排除萬難、不懼任何險阻。

      再難的案件 有群眾支持就好辦

      而今,徐本盛總結自己的工作經驗,除了不懼險阻排除萬難,還有個法寶就是依靠群眾。“過去辦案水平有限,但再難、再復雜的案件,有了群眾的支持就好辦。”徐本盛笑著說道。

      當時的玉環,有不少百姓被土匪殘害。綽號“刀疤頭”的土匪李德標(化名)曾打死3名坎門民兵,1955年披山解放后就不知所蹤。1957年,25歲的徐本盛擔任縣公安局治安股副股長,縣公安局將追捕李德標的任務交給了徐本盛。當時,只知道李德標是福建崇武人,連照片都沒有。徐本盛二話不說,只身一人背著背包,搭乘長途汽車來到崇武,開始了千里追蹤之旅。在崇武,徐本盛通過李德標大嫂提供的線索,又跑到廈門,在廈門碼頭、市井等地打聽“刀疤頭”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終于有人回憶起,一個浙江來的“刀疤頭”因在廈門搶劫銀行被抓,被關在福建省龍巖市看守所。徐本盛又趕到龍巖市看守所,確認了這個“刀疤頭”就是他尋找的李德標。之后,李德標被押回玉環槍決。

      上個世紀80年代,經過一段時間的嚴厲打擊和綜合治理,玉環的社會治安形勢明顯好轉。1983年11月初的一天清晨,在陳嶼古城頭開小店的丁老太卻被人發現頭破血流地躺在家中,已經身亡。“當時的社會,出一起命案很不得了,群眾都盯著公安破案。”案件發生之后,時任治安股股長的徐本盛負責主偵此案。徐本盛和同事泮丕姜及當時的法醫方本華勘察現場之后,當即召開全村大會,發動群眾提供線索。案發第3天,村里一位賣豆腐的阿伯來反映情況,稱案發次日凌晨三四點,他在古城上朝陽溪灘附近見過村民王某形跡可疑。通過這一線索,徐本盛在王某家里找到丁老太積攢的硬幣及衣服,案件得以順利告破。

      在任何崗位上都要認真做事

      1984年,徐本盛退居二線,被調至縣公安局信訪室工作,身份變了、職務沒了,這都絲毫沒有影響到徐本盛的工作熱情。期間有幾年,信訪室只有徐本盛1人,但他依舊兢兢業業,對群眾來訪能做到件件有登記、事事有回音,特別是接待一些疑難案件,經常顧不上自己吃飯和休息。
      1990年深秋,美籍華僑蔡彩嬌來信求助,她3歲隨父去臺灣,成年后隨夫定居美國,留母親一人在大陸,46年來音訊斷絕。蔡彩嬌請求幫忙尋找生母下落,一圓思念。信里提供了找人的線索:蔡母名叫黃香鳳,原籍黃巖,嫁給披山漁民蔡某為妻。
      當年已經58歲的徐本盛幾次到披山島尋找線索,還親自去黃巖查找“黃香鳳”的戶籍。在黃巖同行的支持下,徐本盛找到了70多個“黃香鳳”。經過逐鄉逐戶走訪查對,卻發現沒有一個是蔡彩嬌的生母。徐本盛仍不氣餒,又跑到玉環臺屬臺胞聯誼會請求幫忙聯系在臺灣的蔡某。3個月后,徐本盛收到了蔡某的回信。他根據蔡某提供的有關信息,三上黃巖,幾經周折,終于找到了黃香鳳。美國的蔡彩嬌收到徐本盛的復信后,立即訂機票飛到黃巖與生母見面。徐本盛也因此被省公安廳評為信訪先進工作者。

      耄耋之年,徐本盛依舊忙碌。1993年退休后,他被聘為坎門街道關工委副主任、坎門禁毒陽光會所副主任,他將所有時間和精力傾注于禁毒和青少年違法犯罪預防工作,走村入戶、翻山越嶺,風雨無阻,一干就是26年。家在玉城,工作地點在坎門,每天兩地往返,徐本盛卻從不喊累,也未向組織申報過一分路費,和退休前一樣兢兢業業地工作。如今,這個平均年齡67歲的禁毒團體已經成為禁毒傳奇,被評為全國禁毒先進集體,徐本盛也被多次評為臺州市、玉環市關心下一代先進個人。

      雖然徐本盛已經87高齡,但是提起之前的從警歲月,他都無比興奮。歲月帶不走這位老公安身上不竭的激情與活力,帶不走那份對工作的奉獻與執著,帶不走那份對生活的熱愛和對理想的追求。“莫道桑榆晚,革命人永遠滿懷激情。”

      看午夜电影